超级无敌大咸鱼

反正别关注我就行,只是咸鱼一条_(:з」∠)_

刀(原创片段)

心情不好,发个昨天晚上写的短小垃圾
————分割线————
刀,骤地划过了少年的额前。带起了几缕发丝。
那实在是一把很快的刀。甚至少年没有看到出刀的瞬间,眼一花,眼角就已经有温热的液体流下。那确实是一把很快的刀。即使少年已经下意识地避开了刀刃,但刀锋的冷芒却已经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

刀影,重重而至,似海浪一般,压得人透不过气来。远远看去,只见得一片银光,叫人避无可避。但少年却踏着鬼魅一样的步伐(似魔鬼的步伐……),在刀影中穿梭(偷穿了滑板鞋!)。少年闪避地并不轻松,汗不断地从少年的鬓角滑落,砸在青灰色的瓦片上。但从少年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的负面情绪,自始而终,他的神情始终是那么专注。他在等待,等待一个时机。像是一个蛰伏的猎手,等待着对手的破绽,给其致命一击。
——————
随着一声瓦片碎裂的声响,静谧的夜终于被打破。血,沿着刀刃缓缓流下。(卢本伟,不是)五五开的局面终于被打破,少年原本紧致的衣服变成了几条破布,殷红的血色浸染在上面,像是风中飘扬的红飘带(红,红领巾……)。而刀势,却渐渐变缓了。少年的神情还是那样的专注,没有因为局势而产生丝毫的改变。只有鼻尖急促而又粗重的喘息证明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
刀,又一次压了过来,看上去与之前别无二致。然而,少年的脸上却突然出现了一抹笑意。“叮—”地一声,刀应声而断,断刃在空中转过几圈,划着弧线插进了泥土之中。
再快的刀,总有慢下来的一刻。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优秀的猎手,从来只求得最后的胜利。

作为一个打王者荣耀的看了新书一言难尽,书写的,emmm……
作为一个梦泪,老帅,ag粉,心碎。

看来只有我的小青蛙特别听话吗,按时回家,按时出门,乖乖带特产,还给我寄明信片,诶嘿嘿嘿~(๑°3°๑)

马可波罗皮肤手感(ಥ_ಥ)

求菠萝大佬给建议(ಥ_ಥ)
电玩老子这个皮肤虽然特效还可以,但是感觉皮肤手感差的一比(ಥ_ಥ),虽然还挺喜欢菠萝,但是也不常玩,有没人和我同样感觉,到底买不买呢,好纠结啊啊啊啊

放置江湖——初入江湖

今天刚玩的游戏,挺喜欢的,算是有感?哈哈哈

    我出生在书香门第,家族的熏陶使得我才思敏捷,聪明伶俐。然,虽身在这宁静小镇,江湖的风雨从未刮到这里,但吾等身在江湖,却岂有不入之理?我虽饱读诗书,却心向逍遥,于是我身携几块散碎银两,在一个明媚的早上,只身一人悄悄离去。至此,一个无名小辈的江湖之旅,开始了。

   我背上行囊,穿街过巷,路遇一金牛武馆,为了历练自己,我决心进去闯一闯。本想大展一番拳脚,竟没想到如此轻易落败,武师一边破口大骂,脸上还带着讥笑,一边手上毫不留情地将我扔出了门外。脸上鼻青脸肿,腿与背上也传来阵阵疼痛。江湖果然不是那么容易闯的。但这些只是皮肉之苦,点点挫折,还不是放弃的时候,但我也从中吸取了教训,这次仗着初生牛犊不怕虎,受了些轻伤,若之后再自不量力,可能丢的就是我这条小命。

  盘腿坐下,一边休息,一边思考,终于,我想到了正确的打开方式——拜师。

  歇息过后,我走到了傍边的大城镇,这里人来人往,消息最为灵通,我进了个酒家,给了小二些散碎银子,终于得到了我想要的信息。没想到,这江湖看起来令人向往,可里面竟暗有玄机,连门派居然也分为三种类别,正,邪,中立,这是我之前所不了解的。没想到自认为饱读诗书,却是两眼不闻窗外事,坐井观天而已。看来自己要好一番磨练才是。接下来,我便要选择门派了,这可是要决定一生的大事。但其实我的心中早已有了定论。正?邪?何为正?何为邪?只求所做之事唯心而已。我自认做事不拘泥于条框,却也做不得不义之事。想做便做,管他那么多?美酒武功,岂不自在逍遥?而,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这与我从书中所学并无二致,更是我的人生信条。北冥惊天下,凌波任逍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我加入了天山派。

【报告老板】有个小小的疑问

刚刚补完第二季,好想问问为什么不接着拍了,有没有当时追的小伙伴解释下啊啊啊啊
报告老板作为我最喜欢的万合天宜的系列好像让他拍一辈子啊啊啊啊
好喜欢子墨本煜白客小爱柯达(以上排名不分先后)啊啊啊,特别喜欢他们在报告老板里的感觉,剧情也特别特别好!
冲着白客去的我其实最开始喜欢的是小爱,名侦探里又觉得本煜演技max,又特别欣赏柯达,最后迷上了子墨我是不是没救了啊啊啊啊
没有报告老板看我要死了,生无可恋脸,jpg

【白展堂】两年(下)

见(上),虽然结尾不满意,但是不想改2333
—————————————————————————
死命将两个捕快拖到后院,马不停蹄地奔向楼上,头上低落了几滴汗珠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赶紧让他们走!再不走,以小姬的功力,点的又轻,一会他可能就要为难这可怜的两人。再不走,一会有人醒来,我们俩个无法脱身,可能这不光彩的偷盗生涯就要就此结束。一边顾着他们俩,一边顾着自己的兄弟,一时间有些焦头烂额。恍惚间又听到这两个傻姑娘居然只剩留在这这一条路可走,我急火攻心,头昏脑胀,居然倒出了部分实情:这个店是黑店!话脱口的瞬间,我想扇自己一耳光,接下来的事情就完全失去了控制。最后,我送走了自己的兄弟。我不知我做了什么,事后回想,大脑仍是一片空白。但我可以说:我不后悔救了这相依为命的娘俩。但对于我失去兄弟这件事上,我做的失败透顶,每每想起,依然心如刀绞。

过了很久后我依旧质问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对,我找不到答案。又拼命的假设,如果小姬他逃出来了呢,但每次我听到我内心的声音是:他可能还会控制不住自己想杀人的欲望。我又听到我心底有一个小小的声音问道:如果真是这样,而你又有阻止他的机会,这次你的选择又会是什么呢,这次我想我可以坚定的答道:会阻止。尽管不想承认,但我和小姬的盗之道,是不同的。等下辈子,下辈子哥和你做亲兄弟,给你带个好头,哥带你做捕头。

不过上面那是后话了。当时的我,懊悔与迷茫掺杂在一起,不知道何去何从,天下之大,居然只剩我孤单一人,居然感受到一丝莫名的悲凉。

是夜,我独坐屋顶,一边吹奏一边想着明日漂泊何处。那新婚日就失去丈夫的可怜女子居然也上楼而来。哭过留下的红眼圈还没有完全消散,想必又是在房中偷偷流了些许眼泪,气色倒是好了许多。她静坐一旁,却是来宽慰我几句,我不觉好笑,我一个大男人这种时候没有安慰你倒罢了,还需要你来劝慰不成?却又佩服她心细如发,竟从三言两语中知道我与“小姬”乃是旧识,又知我此时心情波动,难以平复。笑她大胆的时候,又享受着这一丝来之不易的信任与温暖。不由得想保护她,爱护她,又孩子气的想一直做她的假夫君。

我摇摇头,将这些不切合实际的东西甩在脑后,耳边却飘来了她的挽留,“我需要你”,这句话,像是有魔力一般,在我的心里激起了阵阵涟漪,而我,就此沉沦。

一晃的时间,两年过去了,那个小白兔一样的女孩,像是慢慢成长了,见见展现出了精明与能干,有时连我也要拜服一二,而我呢,却渐渐褪去了当时的锐气与洒脱,慢慢的,变为了一个普通地在普通的跑堂,渐渐的隐退在她的光芒之中,只在遇到危险时挡在她的面前,在她遇到不顺时给她一个肩膀可供依靠。见到捕快,也再没有当年的冲劲,变得怂之又怂。只想平平淡淡,不露倪端,用自己的汗水洗刷过错,珍惜这像是礼物一样馈赠给我的每一天。

就像飞贼多在黑夜出没,我给她的依靠也是平淡而不着痕迹的。我心安理得当着我的跑堂,就像我只是一个有武功的普通人,心安理得的一旁默默守护,却因为我不仅仅是个有武功的普通人。我看着我的小肚腩一天天变厚,依然悠然自得,但却也在深夜中练着我的指如疾风,只为抵御那可能伤害到她的潜在危险。即使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展堂!咋还不去跑堂!”“啊?来了来了,客官,您里面请……”

白展堂的脸上,笑容满面,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呢。

【白展堂】两年(上)

白佟向,90%原著向,微私设,无脑苏老白
不怎么写文,初中文笔,初次发文请多见谅
建议看过白佟初遇(不是绑架那次)再看此文
—————————————————————————
发完上一个疑问之后无人回复,半夜抽风写文到现在,简直有病,所以没怎么改,虽然睡不着,23333
—————————————————————————
公鸡又在打鸣了。
白展堂心不甘情不愿的睁开了眼,掀被,翻身,坐起。看着自己肚子上又多出的二两肉,白展堂微微叹了口气,自己是啥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呢,咱原来那拥有完美曲线的小腹肌呢?是啥时候变成这肥瘦适中的小肚腩的?白展堂不禁陷入了无尽的沉思。——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掌柜的还等着开门呢,再不起一会耳边又要响起“蘸糖,禇都记点咧,咋赅补凯们捏”了,还是劳烦我自己大驾,赶快去开门吧。

明儿个就是同福二十周年的日子了,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老了,明明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却总是想起以前的事。可能是因为最近来了个小姑娘,明明是郭家的千金大小姐,琴棋书画没有样样精通,却时常还像是个小孩似的,真让人操心。不过倒是比两年前成熟稳重的多,刚见面还是老一套的男装,和之前一模一样,这我都没在第一时间认出来,失败失败。

再顺便看看老邢,也混上了捕头,气场派头也是越来越大,虽然是个半吊子,办事不甚靠谱,一颗为民服务的心确实谁也不不上的。仿佛只有自己越活越回去了。

不过变化最大的,可能还是要数当年的那个新娘子了吧,现在,都成了我的掌柜了。那时的事,依然历历在目,可还是依旧那么不可思议。两年前的她,一身嫁衣,苦苦等着她的夫君,差点被饿死街头,何等落魄,两年前的我,飒爽英姿,路见宝珠,拔手相助,何等威武,见了捕快那也是一身锐气,完全不怂。两年后的她,摇身一变,上有杂役捏肩,下有跑堂送水,生活过的何等滋润。反观自己呢,每月二钱银子,连个小酒都要省着喝,见了捕快怕的比谁都很,这人呐,自己咋就混成这个样了呢。

不过,两年,变化可真大呀。初见时,她乖巧的像只小白兔,温声细语,天真烂漫,还真把我这个江洋大盗当成了她的夫君了,不过我倒是十分受用,小时候一直和娘漂泊流浪,没能体会到这种家的温情,没想到在这偏壤之地却满足了内心里这一份小小的渴望。当当你的夫君又何妨呢?即便是为了钱财,从此之后,便天各一方,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当时的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远远出乎了我的意料,最后,居然还赔上了我的好兄弟。

当她的夫君可真不容易,居然还要顶着莫小宝的名号。更没想到的是,居然下一秒,她就要摘了盖头,真是个不听话的姑娘。阻止无效,刚想再开口,我愣住了,你……你……你怎么不早点摘!这样,我便能多看几眼了,我想,我是喜欢上她了。现在想来,这次行窃,真是我人生中一大污点,夜明珠没到手,心反倒被她偷了去,失策,失策,但是,如果这个污点,来得更早些该有多好,早到我还不是个贼。但那时,我想的只是多欣赏两眼,莫说她有了夫君,就算是没有,我们也是断然不可能的。

她居然还有个小姑子!千里迢迢一个弱女子,还有一个小拖油瓶子,虽然看起来古灵精怪的,但是如果失去了钱,他们要怎样活下去?我自认还有一丝良心,这钱,我不能沾。

小姬在叫我了,借口离去,没想到小姬却执意要干这一票,我不愿再欺骗他们的感情,也不想再骗取他们的信任,但一想到要离开他们,心里又有一丝不舍,我不想承认,但我的心已经出卖了我,它烦躁不已,像一团乱麻,我只想眼不见心不烦:“这钱要拿你拿,我先走了”。走了没几步,心中猛地一震:不好,小姬最近越来越不满足了,会不会对他们俩下手?还有客栈里的其他人,不行,我要回去。

小姬越来越难管束了,难不成我真要看着我的兄弟误入歧途吗?我紧皱着眉,暗暗思索。刚刚从他手里救下两人,现在转眼又高谈阔论,大谈如何赚取钱财。偷盗只不过是为了生计,难道要靠他发家致富不成?金盆洗手的话,真不知找什么时机和他说。左耳听右耳冒地听着他的讲话,有些心不在焉,突然,他起了身。“你上哪去啊”,他居然又想杀人,感情刚刚我的话,你一点都没听进去,杀人的事,是贼做的吗?心中一阵火起,又是一阵怜惜,兄弟,对不住了——“葵花点穴手!”杀人这事,咱死也不能干!都怪我,当哥的,之前没教育好你。之后就算你打死我,我也认了。

作为一直视白展堂为男神的我

很想问,为什么没人无脑苏老白的呢Ծ‸Ծ
白佟,白郭什么的也很好吃呀_(:з」∠)_
如果占了tag,抱歉(ಡωಡ)
但是我好想吃粮哦( ー̀εー́ )